• 吃饱的人可以自由的飞之一

    2004-10-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flower-logs/431560.html

    信手拈来这个题目,原是附会了窦唯唱过的一首歌,睡着的人可以自由的飞。不吃饱了,能睡着嘛?!可是吃太饱了也睡不着,不仅睡不着,连站着坐着走路都觉得别扭,俺回家之后,却一直处于过饱状态。即便如此,嘴巴还一刻闲不下来,并致力于研究网上看到的美食地图,跃跃欲试。就此开一个关于吃的话题吧,终于可以发挥俺地专长啦。

     

    天气渐凉,正是吃羊肉的好时候。


    以前家里总做羊肉胡萝卜馅儿的水饺,俺很不喜欢。大概是因为怕肥腻,羊肉被剔得干干净净,筋啊膘啊统统没有,瘦肉太柴,水饺又容易煮时间长。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嚼不动的羊肉,配着胡萝卜的微甜,实在不是俺喜欢的那一口。前两天俺在一处清真饺子馆吃到羊肉三鲜的水饺,味道到是过得去,但是羊肉做馅实在有点暴殄天物。这东西很鲜,有吃头,胜在一股子天然独特的鲜香味。


    比如羊汤。说真的,俺很多年没喝过好味道的羊汤了。小时候用大搪瓷杯打上一碗,白搪瓷称着棕色的浑厚液体,冒着热气,冬天里嘶嘶呼呼的喝上一口,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暖和,总觉得日子过得那么带劲。不知道是不是记忆修饰缘故,印象中的羊汤总带着冬天鲜掉舌头的温暖。羊汤里也可以加肚儿,不过俺喜欢喝纯汤,与其加肚儿还不如来一份羊杂碎,那也是俺的最爱。羊杂碎用一个大个儿的白搪瓷罐子装,里面的汤深得发黑。买的时候,老板用一个钩子钩起来心啊肝啊肺啊肚啊,每样切上一小块,然后混在一起。每次俺娘买回家,等不到吃饭就被俺消灭大半。后来她想了个办法,用羊杂碎熬豆腐,有时候还放冬天里家家户户都要囤积的大白菜。一盆菜上桌,油酥烧饼早放在蜂窝煤炉子边上温好,那种味道,又暖和又塌实。


    后来有了火锅。俺记得很清楚,俺家的第一个涮羊肉锅是紫铜的,烧碳,俺爹剪下来报纸上的一个什么优惠券急急忙忙去买的,当天是优惠的最后一天,还顺路给俺买了两串烤鸡肉。家里一吃火锅就满天的飞碳灰,烧一阵,俺娘就小心翼翼的把落在锅里的碳灰撇出去。事前还要去买碳,一买买回来一塑料兜儿,然后劈成小块。写到这里,俺觉得很奇怪,前些日子去韩国馆子吃烤肉,也烧碳,怎么一点碳灰都没瞧见呢?进化论敢情在这儿被验证了。火锅可以说是长盛不衰,有一阵疯狂流行自助火锅,一条街走不远就看见好几家,慢慢都没了。最近川菜火爆,鸳鸯火锅大卖,各家都出鸳鸯锅,进化论再一次得到验证。火锅的底料也越来越讲究,捞着捞着,什么地参须子,王八盖子都能捞出来。这个涮的吃法属于老少咸宜,据说现在县城里也纷纷开起了小肥羊,恩,进化论无处不在嘛。昨天又去吃巴渝人家,宜昌道上的川味火锅,以前很喜欢。这次再吃觉得辣锅辣得忍受不了,后来索性只能吃白锅,亏了自夸爱吃川菜。看来全世界进化的同时俺却不可救药的退化啦。


    还想写点羊排,和白萝卜一起炖的那种,在烤羊肉串摊子上嘶嘶冒香气的那种。前者适宜做个沙锅,里面放羊排,萝卜,还可以加些豆腐酸菜。后者总让俺想起来大学时一个羊肉串摊子,每次都收得很早,尤其是羊排,下了自习过去往往就卖没了,老板总是不肯多做点。但他家的羊排超级好吃,俺大学的自习总是不能成行多半是他害的。有一年去坝上,一队的人迎风吃一只烤羊。吃羊一定要趁热,冷下来便没味道。烤羊吃得不太爽,到是俺后来去小旅店找老板要热水,他们在用小瓦罐炖羊肉,那味道让俺惊为天菜啊。一瓦罐卖60块,俺当时穷学生一个,怎么也肉疼那点银子舍不得买。这瓦罐里的味道就始终留了下来,天寒地冻秋风瑟瑟的坝上草原,暖融融火边那点羊肉,还有俺肚子里的小谗虫。而这一晃,竟然已过多年。

    分享到:

    评论

  • 羊肉确实好吃。请我涮去吧,我愿意做污点证人。
    回复蛋婆哦说:
    随来随请!!!
    2004-10-17 09:48:58
  • 好怀念巴渝人家啊。。。。555
    回复疯子甲说:
    辣呢。。。俺已经吃不了川菜了。。。哎。。。
    2004-10-17 09:4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