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话说我老前些日子心血来潮动手写起了小说,要知道,我根本不是擅长写小说的类型。小说需要的是想象力,可是除了身边这些边三角四的破事儿,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窄得只能容下一个人勉强穿过。但还是自不量力地拿起笔,准备把积攒下来的小包袱都放进去,写了一个开头就觉得为难,果然还是半途而废的类型呀。尽量每天写一点吧,我在自己的Blog上挖坑,想什么时候抗体牛就什么时候抗体牛,万一这次写完了呢……
  • (让我一首一首慢慢写,然后再总结,再起承转合,再抒情成篇。把一张唱片的每一首歌都拿出来写一遍,这么大的工程我实在没有力气和把握,但是,这是达明一派呀。)

    01. 达明一派对
    曲:达明一派 词:黄伟文 编:刘以达+GayBird 监:达明一派+GayBird

    从前在圣诗班的伟业吗 国庆派对再次遇见他
    移民外国的他屋也卖了 这个圣诞该高兴一下

    迷上他 忘记他 逾廿周年吧
    看你看我 今天如何造化
    如尾巴 和尾巴 还是相连
    你那结尾 请申报一下

    坟前被献花的他有十个 那晚那里那个在救火
    谁人话这史诗一揭就过 个个也记得它发生过

    从前成员齐集吗 个个老了胖了吗
    听说某某 去向未明 下落待查
    仍然流行怀旧吗 看你记性有几差
    唱到这里 漏了几个 他他他 她她她

    仍然酷爱叱吒于马路吗 老了个个变了极爱家
    还留下那双金色雪屐吗 到半百岁可想像一下

    禁色和禁果 仍被保存吧这世界有否给潜移默化
    离过家 回了家 仍住中环吧 信有带到新居里烧吗

    从前豪情还在吗 世故了也未算差
    偶尔有个 壮志未酬 不必惊诧
    前行还能前卫吗 念旧又是落伍吗
    过去过了 但至少也 将火把 交给他

    他他他 她她她 它它它 它它它

    作为达明一派的老扇子,听到这首开场曲不是不感动的。从初听《石头记》的那一刻到今天一下子过去十几年,是该怀念,伤感还是骄傲满足,这一路上都有达明一派陪着我们。不是现在沉默发胖的刘以达和越来越妖,越来越红的黄耀明,是达明一派,简直就是最好的时代横空出世然后不再来,对,对我来说那个最好的时代再也不会来。

    《今天应该很高兴》里的伟业又在这个圣诞回来;十个救火的少年每年会被人缅怀一下;马路天使成了烟火住家平凡男女;禁色,每日一禁果;你还相信有人在新居里烧旧信吗?我们一下子长大,还没准备好就要从社会的希望变成社会的脊梁,咦,我真的不知道原来颈上的脑袋竟可以顶这么大的帽子。成员齐集,变老变胖;有些人永远失去音信,会不会后悔当初放开了他/她的手?豪情不在,壮志也未酬,都不要紧,我们还可以一起想像一个甜美生活,今夜星光灿烂。

    这首歌从头到脚,从编曲到做词我都喜欢,不能说是偏爱,实在是它贴心又温暖,偶尔让人会心笑笑,我明白了解,你们带我经历的这一切还有成长路上的每一段。谢谢这首歌,谢谢身后这十几年。

  • 飞机口水

    2005-04-29

    飞机口水,关于飞机的口水也。

    1.俺读小学的时候,飞机还是个新鲜玩意。大家对坐过飞机的人,多少怀着点景仰之情。俺那时一直盼着能坐一次飞机,奶奶疼俺,看出俺的心思来就许诺着等俺小学毕业考上中学带俺坐一次飞机当作奖励,从天津飞北京,然后祖孙两个搭火车回家。俺那时并不知道机场离家有多远,整天抱着终于能坐上飞机的希望等待小学毕业。只是后来奶奶突然病逝,没有等到俺上中学,也没能带俺坐上一次飞机。

    2.爸爸有一年去广州,回来的时候带给俺很多小塑料袋包着的点心,是飞机上发的小食品他舍不得吃。

    3.很多人都讨厌飞机餐,俺却喜欢。在那么万米高空的铁匣子里闻到热的饭菜香让人觉得很有希望。还有那些被塑料带子装起来,俺对其充满感情的小点心。

    4.记得以前搭飞机总是有纪念品的,小手电筒啊钥匙链啊领带夹啊什么的。有一年去昆明,得到的纪念品是一把雨伞。那些在昆明的日子里,那把雨伞成了俺的必须品。现在为什么没有纪念品了呢,虽然它们大部分毫无用途。

    5.俺有一件事一直想不明白,从东京到北京要飞3个半小时,从北京到东京只要两个半小时。是因为气流的影响呢还是去和回走不同的路线呢?这个问题困扰俺很长时间了。

    (完)

  • 出差来到九州的一个小城,先飞机再地铁然后转电车。到了目的地居然大片大片飘下来雪花,天气干燥而寒冷,像极了小时候的冬天。小城又冷又静,过了晚上七八点便漆黑黑一片,没有灯火,仿佛也没有人烟。 从旅馆临街的窗口往下看,是被雪覆盖的电车道,让俺想起来《铁道员》。在这样一个寂寞的角落里,记忆像被冻成了冰,坚硬透明,能一下子看到很远的过去,空气里甚至有儿时窗户上结起来冰花的味道。于是,狠狠想家。

  • 为人民服务

    2004-12-23

    一直想写9号的达明一派20周年演唱会,一直不知道如何下笔。落在纸面上的文字难免煽情沉重,而当时的快乐却是轻飘飘的,不置信的一下飞到云端里。也许因为当天赶到香港实在太累,整场演唱会反倒像个梦境。俺哭了几次,听到第一声开唱“邓~小~平~~”;那么近地看到明哥和达叔;杨千桦的《今天应该很高兴》;高潮部分《你还爱我吗》……基本所有的曲子俺都熟悉,甚至能一下子想到初听时的情景。茫茫如水一样日子淌过,真的,这么多年,怎么就不着痕迹地过去了?!当天晚上,俺甚至很想打个电话给以前喜欢的人,也曾经约定过来看这场演唱会,虽然并不完美但俺还是实现了。许给他,许给年少时的自己种种诺言,无一例外地被生活洪流冲走,能抓到的只有少少片段,而对俺来说,已经足够好了。

    当时只道是寻常!

  • 信手拈来这个题目,原是附会了窦唯唱过的一首歌,睡着的人可以自由的飞。不吃饱了,能睡着嘛?!可是吃太饱了也睡不着,不仅睡不着,连站着坐着走路都觉得别扭,俺回家之后,却一直处于过饱状态。即便如此,嘴巴还一刻闲不下来,并致力于研究网上看到的美食地图,跃跃欲试。就此开一个关于吃的话题吧,终于可以发挥俺地专长啦。

     

    天气渐凉,正是吃羊肉的好时候。


    以前家里总做羊肉胡萝卜馅儿的水饺,俺很不喜欢。大概是因为怕肥腻,羊肉被剔得干干净净,筋啊膘啊统统没有,瘦肉太柴,水饺又容易煮时间长。一口咬下去,满嘴都是嚼不动的羊肉,配着胡萝卜的微甜,实在不是俺喜欢的那一口。前两天俺在一处清真饺子馆吃到羊肉三鲜的水饺,味道到是过得去,但是羊肉做馅实在有点暴殄天物。这东西很鲜,有吃头,胜在一股子天然独特的鲜香味。


    比如羊汤。说真的,俺很多年没喝过好味道的羊汤了。小时候用大搪瓷杯打上一碗,白搪瓷称着棕色的浑厚液体,冒着热气,冬天里嘶嘶呼呼的喝上一口,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暖和,总觉得日子过得那么带劲。不知道是不是记忆修饰缘故,印象中的羊汤总带着冬天鲜掉舌头的温暖。羊汤里也可以加肚儿,不过俺喜欢喝纯汤,与其加肚儿还不如来一份羊杂碎,那也是俺的最爱。羊杂碎用一个大个儿的白搪瓷罐子装,里面的汤深得发黑。买的时候,老板用一个钩子钩起来心啊肝啊肺啊肚啊,每样切上一小块,然后混在一起。每次俺娘买回家,等不到吃饭就被俺消灭大半。后来她想了个办法,用羊杂碎熬豆腐,有时候还放冬天里家家户户都要囤积的大白菜。一盆菜上桌,油酥烧饼早放在蜂窝煤炉子边上温好,那种味道,又暖和又塌实。


    后来有了火锅。俺记得很清楚,俺家的第一个涮羊肉锅是紫铜的,烧碳,俺爹剪下来报纸上的一个什么优惠券急急忙忙去买的,当天是优惠的最后一天,还顺路给俺买了两串烤鸡肉。家里一吃火锅就满天的飞碳灰,烧一阵,俺娘就小心翼翼的把落在锅里的碳灰撇出去。事前还要去买碳,一买买回来一塑料兜儿,然后劈成小块。写到这里,俺觉得很奇怪,前些日子去韩国馆子吃烤肉,也烧碳,怎么一点碳灰都没瞧见呢?进化论敢情在这儿被验证了。火锅可以说是长盛不衰,有一阵疯狂流行自助火锅,一条街走不远就看见好几家,慢慢都没了。最近川菜火爆,鸳鸯火锅大卖,各家都出鸳鸯锅,进化论再一次得到验证。火锅的底料也越来越讲究,捞着捞着,什么地参须子,王八盖子都能捞出来。这个涮的吃法属于老少咸宜,据说现在县城里也纷纷开起了小肥羊,恩,进化论无处不在嘛。昨天又去吃巴渝人家,宜昌道上的川味火锅,以前很喜欢。这次再吃觉得辣锅辣得忍受不了,后来索性只能吃白锅,亏了自夸爱吃川菜。看来全世界进化的同时俺却不可救药的退化啦。


    还想写点羊排,和白萝卜一起炖的那种,在烤羊肉串摊子上嘶嘶冒香气的那种。前者适宜做个沙锅,里面放羊排,萝卜,还可以加些豆腐酸菜。后者总让俺想起来大学时一个羊肉串摊子,每次都收得很早,尤其是羊排,下了自习过去往往就卖没了,老板总是不肯多做点。但他家的羊排超级好吃,俺大学的自习总是不能成行多半是他害的。有一年去坝上,一队的人迎风吃一只烤羊。吃羊一定要趁热,冷下来便没味道。烤羊吃得不太爽,到是俺后来去小旅店找老板要热水,他们在用小瓦罐炖羊肉,那味道让俺惊为天菜啊。一瓦罐卖60块,俺当时穷学生一个,怎么也肉疼那点银子舍不得买。这瓦罐里的味道就始终留了下来,天寒地冻秋风瑟瑟的坝上草原,暖融融火边那点羊肉,还有俺肚子里的小谗虫。而这一晃,竟然已过多年。

  • 我真是太喜欢小zangyue帮我申请的波霸啦!!!

    这个名字真温暖。。。好多花啊!!!

    小zangyue金可耐!!!:)

     

    大家好,我叫好多花啊!

    初来砟到
    请多关照!


    忠实纪录

    fullflower 20:17:09
    呵呵。。。真好玩。。。


    名字的由来

    fullflower 20:05:21
    不知道啊。。。